幸会窟窿山

作者:于雅怡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21日

听说家乡龙王庙乡郝杖子村有座神奇的窟窿山,山上大大小小的窟窿天然形成,别具一格。好友马大姐的老家正是那里,五一假日,她邀我们一起回老家爬窟窿山,才有幸与之谋面——那真是一个好去处。

窟窿山位于祖山东北不到30公里。山里的村落往往都是沿着山势起伏分散居住的,我们经过的主村也不过二、三十户人家。窟窿山就伫立在主村的背后,远远望去,窟窿山不是很高,山头酷似动物的头,有人说象大象,有人说象猪头,而我记得报纸上曾经载过说它可能叫做白狼山。但不管叫什么,我们能看到那山头上有一个大窟窿,还真象一只大大的眼睛,让人想起祖山上的“奇峰挂月”来。随着我们的脚步前移,那窟窿也会发生变化,先是由满月成半圆,进而似月牙,最后不见。在窟窿山山头下面一点,还伫立着一根长长的石柱,乡亲们说那是观音石,凝目而望,惟妙惟肖,在它身上,一定会有很多故事吧。

穿过幽静的小村,我们绕过最里面的人家沿着一条羊肠小道盘旋而上。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经过观音石,来到窟窿山洞口。回头一望,观音石和洞口的巨石十分险峻,山风袭来,更感觉山势有些凶险。对面的山叫做鸡冠山,仔细看去,山顶几块巨石高低错落,真和鸡冠的形状一样。

钻进窟窿里,发现里面很宽敞,四处还有10来个大大小小的窟窿,让人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我们在这些窟窿里钻来钻去,有时候还需要手脚并用。在窟窿里向外看,别有一番情趣。有的窟窿外是一株杜鹃,穿过好几个同心圆似的映入眼帘;有的是一线天空,我们就像井底之蛙了;有的是一角岩石、一丛绿草;而南面的窟窿最大,应该是我们在山脚下望见的那一个,窟窿外有两株并肩而生的树相依相伴。向下望去,三五户人家、阡陌交通、绿树掩映、炊烟袅袅,好似人间仙境。在洞里,就着昏暗的光线设计剪影,更是具有一种独特的美。

爬出洞来,我们登上旁边更高一点的山头,向北望。那对面最高的山头就是锥子山。在路上远远看到的锥子山在云雾中是尖尖的锥子形状,而在窟窿山看到的锥子山却状如馒头,大不一样,真有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的别样感觉。那锥子山海拔984米,是我县的第四高山。

原路返回下得山来再往里走,大姐又带我们爬杜鹃山。满山的红杜鹃让我们雀跃不已,女同胞们兴奋的喊叫声震响山谷。从前只有在影视片中看过满山满坡的杜鹃,如今真正徜徉在杜鹃花海中,让人不忍离去。就在火红的杜鹃丛中,我们还发现了用杜鹃干枝掩盖着的大大小小的坑,那是乡亲们用来储藏腊肉和粘饽饽的窖。五月天里窖底还有厚厚的白冰,简直是天然冰柜,山里人自有山里人的食物保鲜方式。

杜鹃山对过就是塌山,没看到之前怎么也想象不出何为“塌山”,但看了以后,觉得很简单——塌山,顾名思义,就是山塌下来一大块。我们发挥神奇的想象力,好像可以一下子把塌下来的巨大山石沿着裂缝原路托上去,使之在意象里复原。可是,那样巨大的山石是如何塌下来的呢?我们无不为大自然的神力而感慨,也许地震才是最可能的吧。

回到大姐家中,香喷喷的水豆腐、嫩嫩的山菜和金黄的小米饭早已为我们准备好,热情的招待、热乎乎的火炕给我们以另一番难忘的感慨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