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青旅故事】与长城相会

作者:于雅怡 来源:青龙旅游公众号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24日

作家林清玄的文章《一生一会》里说,茶道里有一种说法叫做“一生一会”,说是与朋友对坐喝茶是一生一会的,延伸至广大的时空中,在不可思议的因缘里,与有缘的人相会面,都是一生一会的。而我在与家乡的长城相会几次之后,我希望,我可以把“一生一会”的概念再延伸,再拓展,我希望可以说,在广大的时空里,不光与有缘的人相会面是一生一会的,与有缘的景致相会面也是一生一会的,那么当然的,与长城相会也应是一生一会了。“一生一会的说法有点幽凄,然而在幽凄中有深沉的美,使我们对每一杯茶,每一个朋友,都愿意以美与爱来相付托,相赠与,相珍惜。”所以,我也深深地珍惜每一次的与长城相会,因为我知道以后不可能重现这一次,因为每一次都是生命中唯一的一次!

曾经年少时,与长城相会常在影视、图片中,感受到的故事也都与金戈铁马有关,与伟大奇迹有关。而真正登上长城先是在老龙头,后是角山。作为旅游景点的长城,经过了一次又一次修缮复原,看起来气势恢宏,威不可挡。可是,面对近乎尽善尽美的复原长城,面对太多现代人工痕迹,我在感叹它的雄伟之外,总感觉缺点什么,感觉它和影片中、画册里还是一个模样,所以心中常会浮起些许遗憾。

去年秋天偶然一次机会,我和朋友们一起去爬长城,那是一段由冷口至家乡七道河乡城北村的长城。当我终于在悠远的苍穹之下,站在破碎的城墙之上,我才感觉自己是找到真正的、原汁原味的长城了,向往长城的心倍觉安慰。那种属于远古的、长城独有的浩瀚与沧桑迎面而来,面对那种残缺的壮美,当时的我只想引吭高呼,以舒缓心中的沉重、压抑与震撼。无言远眺长城,它蜿蜒曲折如一条白龙,向东西两侧延伸,它的躯干雄踞于每一座高山之巅,潜伏在每一处山之低谷。向南望,是一马平川的平原;向北望,万山起伏、沙河婉转、村庄点点、梯田层层。那一瞬间,涌上心头、不断重复的句子,只有一句:长城脚下是故乡。

而七道河长城给我印象最深的、最为惊奇的则是它雪白的长城石。曾经以为所有的长城都是青砖砌成,但会过这一段长城才知道自己对于它的认识太肤浅。古时修筑长城的墙体巨石基本是就地取材,只有烽火台完全采用青砖或红砖搭建,这里就是采用当地白色的巨石垒成坚固的墙体。如今,好多石头上有黑色的条纹和斑点,偶尔配上浅褐色或墨绿色的苔藓,简直就是一幅幅天然的水墨画,美得自然天成,美得毫不做作,让我们赞叹不已,它们让残破的城墙焕发着别样的生机。

因为年龄的缘故,因为认识的肤浅,我只能从一些表象感受长城,然而长城毕竟是那独一无二的长城,它是一个特有的民族符号,它血肉之躯修筑起来的神话、千年屹立不倒的故事、承载千年的沧桑与骄傲让我每一次都能感受到它与众不同的韵味。

今年10月,我们又相约前往白羊峪长城。罕见的大雾中,我们取捷径至迁安的大龙王庙村上山。经过弯弯转转的十几里进山路,到达长城脚下的小村外时,大雾被一缕阳光划开,一边是浓雾笼罩的重山,一边是沐浴阳光的古老村庄,那景象美得让人不由得赞叹。而那小小的、静谧的村庄,就在长城脚下,古老的巷道、古老的房屋和古老的习俗让我们感觉它和长城一样古老,她的子民淳朴热情,为我们详细地指路,一直给我们领到“边上”(这是长城脚下子民对于连通两侧村庄的边口的统一称呼,有的是简单的山口,有的是小小的涵洞,还可能是一座大大的牌楼,是根据战时交通险要程度而定的)。虽然长城两边隶属不同市县,但两侧的乡亲可以自由出入边上,打柴、放牧没有什么严格的界定。

上山的路陡峭险峻,荆棘密布,让我们再次感到古人修筑长城时的巨大艰辛。当爬上在长城时,路就容易走了,久经风蚀的城墙之上不管宽与窄,总有一条明显的小道明示方向,那是众多热爱长城、与长城亲密接触的人留下的足迹。沿着前人的足迹,我们踏过没有垛口的城墙,穿过一座座残缺的烽火台,感受每走一步后它不同的容颜与气息。劳累了,我们也可以坐下来欣赏秋日长城了。放眼望去,远处茫茫,近处芳草凄凄,长城在漫天的薄雾中如游龙般若隐若现。长城两侧的红叶、山枣经霜更红更灿烂,和年代久远的青砖墙相依相偎,让长城秋色别具特色。

后来,在一场秋雨的次日,我们又穿越了由界岭口至家乡隔河头乡城山沟村的一段长城。凛冽寒风中我们沿着崎岖险峻的羊肠小路登上灰砖城墙,继续用脚量长城。当我们走走停停翻过一座座山头之后,我们远远地看到最高的城山,城山头上白蒙蒙一片,我们猜想那是还没有融化的霜雪,太阳一高就会消失的。可是,当近正午我们一步一步向它迈进时,我们发现那是一山一山的冰挂,那前一晚的寒雨冻结在纤细、密集的荆条之上,形成无边的寒冰灌木丛,所有晶莹的枝条都在太阳下闪耀,在寒风中摇摆,和远处松山的青翠、几株桲椤叶灿烂的红,相映成趣,构成一幅巨大的、绝美的画卷。我们在这画卷中象孩子一样欢呼起来、雀跃不已。

继续攀登仰望山顶,那蓝天、白云映着冰川,宛若一个奇异的童话世界,而我们则是冒然闯进来的孩童,面对满山的静谧,我们不约而同地噤声了。默默地穿行在冰的世界里,我们发现山顶处的冰挂更高更厚,我们听见叮叮当当风铃一般悦耳的声音,我们碰触到每一根枝条的光滑。恍惚中,漫山遍野又仿佛变成了海底世界,有自由伸展的珊瑚丛,有一团一团的海葵,还有一丛一丛的海草,让人应接不暇。最令人欢喜的是一些彩色的冰花和冰叶,红的花和绿的叶在寒冰的包裹下颜色格外艳丽,而它们的生命力也让人格外尊敬。

伫立在城山头,因为山势险要缘故,这里不需要修筑城墙,天然屏障的威力自是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。回望来路,长城依旧蜿蜒如龙,群山之间它最醒目,秋色也格外分明,苍茫的黄土地上,山下依旧有嫩绿和殷红,山顶却是洁白一片,洁白与红绿的分界明显,构成奇异的景观。然而,这奇异的景观需要等待多少年、多少缘分才能一遇呢?我们何其幸运,邂逅这难得一见的长城景观!我真希望,今后的岁月里我还能拥有更多的与长城一生一会……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